100个高智商鬼故事,和鬼比智商(五)

  • 时间:
  • 浏览:113

八十六

阿婆有一串翡翠的念珠,天天在手里转动着,翡翠的光泽,时时刺进她的心里。这样成色的翡翠念珠拿出去,不知能卖多少钱?阿婆都快八十岁了,要这么好的翡翠念珠有什么用?阿婆的眼睛都瞎了,应该分不出翡翠和玻璃吧?她用一串玻璃的念珠,偷换了阿婆的翡翠念珠。阿婆在摸到那串玻璃念珠的同时,忽然全身抖了一下,就去世了。在为阿婆守灵时,她头一次听爸爸讲起了阿婆的那串念珠,原来她出生时,就几乎死在育婴室里,是阿婆掏出毕生积蓄,去请来了一串翡翠佛珠,天天为她诵经,她也奇迹般地活了下来,阿婆从此天天转着念珠诵经,据说每转十万八千传,就能给她增寿一天。她听得泪流满面。第二天,她偷偷把翡翠念珠放回了躺在棺材里的阿婆手里,她惊讶地看到,阿婆那枯瘦的手,居然又开始转动念珠了,而且转得极快,念珠就像在飞舞,只不过,这一次,阿婆是反着转的。

八十七

有个瞎子跟他的几位朋友去爬山,不幸遇到山难,他们在一个山洞避难已经受困三天,急需要食物。瞎子的朋友便对他说: 你把手切下来当做食物,等我们脱困后,我们也会把手切下来。 而瞎子不疑有他,而他们也真的脱困了 过了几个月后,瞎子的生日到了,他的朋友们到他家帮他庆生,把灯关掉后,高兴的唱着生日快乐歌,这时瞎子突然勃然大怒,把他的朋友们都杀了

八十八

我在车站的长椅上等电车时,旁边坐了一位抱着小婴儿的女士。喜欢小孩的我就一直盯着那小孩看。似乎是察觉到我的视线,那位女士问都没问就直接说道: 这个啊?其实是手提包啦。 说着便把小婴儿的衣服卷起来,将在小婴儿肚子上的拉链给我看。看起来的确是这样,眼珠似乎是用玻璃珠做成的。 这包包做得真好呢。 哪里。真的是很难做呢,又很费时。不过谁叫我喜欢废物利用呢。 女士一边笑着一边说,便搭上刚好到站的电车离开了。我原本也是要搭同一班电车,最后却只能从长椅上站起来,目送离站的那台电车。

八十九

我是一个大一的新生,由于家里困难,我只好四处寻找便宜的房子。终于,再一个郊区,找到一间合适的房子,房租很低,只有200元。我很高兴,于是约上房主去看房子,我去后,惊呆了,那是一幢很漂亮的别墅,我害怕房主再更改决定,就立刻签了协议。第二天,我便住了进去。不知道为什么,我总觉得这房子里不止我一个人,可是我检查了房间各处,都很安全,我的心也随之踏实了下来。直到有一天,我在我的卧室里无意间发现了一个暗盒,里面是一本日记,打开第一页,上面写着, 背靠背,好温暖。 看完后,我立刻狂奔出了那幢别墅

九十

那个寒风刺骨的晚上,我和三个舍友去吃东西。3点到了,今天有精彩的球赛,舍友都要回去看球赛了。

我们找了一辆出租车,因为从这里到坐车到宿舍需要大概十分钟。刚好可以赶上球赛开始。

但是说来奇怪,出租车司机说五人超载不能上车。我们只好走路回去。

结果错过了精彩的球赛。

九十一

从我家往山里面走,会经过两个学校,第一个学校是红旗乡中心校,我小学就是在那里上的。在往里面大约走路半个多小时,就是红旗乡第四村小学,这个学校我也去过,不大,一栋环形的二层教室环绕着操场。其实,听人说,这个学校当初的选址并不是在这里的,而是在离这里的不远处山上的一个山坳里。

当时,据说那边的教室根基都已经打好了,只差盖房了。让人运来了许多盖房的材料,每天晚上派一个老师睡在工房里面值班看守盖房材料。这天晚上,是一个30岁出头的女老师值班。晚上,女老师睡得迷迷糊糊的想上厕所。于是就拿了个电筒,穿上衣服,往厕所里面走。由于是刚开始盖校舍,所以厕所是非常简易的:在地上挖个1,2米的坑,在坑口搭几根木板,然后再在上面搭个棚子,这就是一个厕所了。

来到厕所,女老师蹲下身来。不知怎的女老师觉得有种怪怪的感觉,于是就拿着电筒四处照,没发现什么。无意间的,她把手电筒往自己身下的坑照去。 哇 女老师一下子尖叫起来,什么都顾不上了,赶忙跑了出去。因为她看见在那两块木板中间,有一双光溜溜地脚在那里来回晃动。第二天,女老师就把自己的经历报告了上去,一下子都没人愿意在那里干活了。上级没办法,只好掩埋了这边,另外选了一个平地盖了这间学校。

我家有亲戚住山上。去他们家时,这所废弃的校舍原址是必经之地。尽管掩埋在一层黄土下面,但是还可以模糊的看见以前用石块打好的根基形状。每当如此,我都想起那晚上女老师碰到的事情,心中那个怕呀!

九十二

我一个同事所住的镇子里面有个小男孩,跟住他隔壁的一个大他几岁的男孩关系特别好,经常在一起玩耍,因此双方父母也关系比较融洽。有时候,小男孩父母外出办事时,也都把自己的孩子托付给隔壁的人家,让那个大点的男孩带着他玩。但是后来那个大男孩突然得疾病死了,两家的大人都非常伤心。但是这个小男孩却一点都没表现出来一点点的感伤,仍然每天吃完饭跑出去疯玩。他父母就很奇怪,自己的孩子怎么不懂得一点感情呢。于是就说他隔壁哥哥死了,他为什么还是那么每天兴高采烈的呢。

小男孩一脸的茫然:死了,没有啊,隔壁哥哥仍然天天跟我玩呢。他父母一听,脸都吓白了,连忙把自己的孩子关在屋里,不让他出去玩,并且在自己大门口挂了一面镜子辟邪。小男孩被关在屋里后,天天吵闹说要出去跟隔壁哥哥玩,说跟隔壁哥哥约好要去某某地方玩得。但是他父母那里肯让他出去的。一连关了好几天,看见自己的孩子再也没有嚷着出去了,于是就慢慢的放松警惕了。

有一天,小男孩父母要出去办点事情,但这次再也不敢把小孩留在隔壁家帮忙照顾了,于是就把小男孩一起带上了。办完事情回来的时候,一路上都沉默不语的小男孩突然说,妈妈,隔壁哥哥在前面招手,让我跟他去玩,你们停车,我下去跟他玩一会儿就回来。正在开车的他父亲一听见这话,就立马刹车,想问个究竟,但是由于刹车太快,汽车一下子不听使唤的朝马路边撞去,一下子撞在路边的山坡上。不过坐前排的大人都没有什么受什么伤,等他们从撞车中回过神来时,竟然发现坐后座的孩子不见了!两人赶紧从车上下来一看:不知什么时候,小男孩竟然跑到车底下去了,被车碾成了两半,早已经死了。

或许,是 隔壁哥哥 跟这个小男孩关系太好了,所以要带小男孩到下面去,仍旧一起玩耍!

九十三

有一年登山社去登山,其中有一对感情很好的情侣在一起。当他们到山下准备攻峰时,天气突然转坏了,但是他们还是要执意的上山去。

于是就留下那个女的看营地,可过了三天都没有看见他们回来。

那个女的有点担心了,心想可能是因为天气的原因吧。等呀等呀,到了第七天,终于大家回来了,可是唯独她的男友没有回来。

大家告诉她,在攻峰的第一天,她的男友就不幸死了!他们赶在头七回来,心想他可能会回来找她的。

于是大家围成一个圈,把她放在中间,到了快十二点时,突然她的男友出现了还混身是血的一把抓住她就往外跑。他女朋友吓得哇哇大叫,极力挣扎,这时她男友告诉她

在攻峰的第一天就发生了山难!全部的人都死了只有他还活着 你相信谁?

九十四

宁最近总是梦见同一个梦,梦里一个男人对她说: 你来嘛,你来找我嘛,我等你

终于,宁忍不住了,于是问他,: 你是谁?我怎么才能找到你呢? 男人说: 明天中午12点在xx公园门口的站台上来找我,我这里有一颗痣。 男人用手指着自己的下巴。醒来,宁匆匆找到自己的好友并把一切告诉好友,好友答应陪同她一起前往。中午11点55分两人在约定的地方等,却不见男人来,天气炎热,宁对好友说: 太热了,我到对面买两支雪糕,你在这里等我。 说完宁过街去了。

就在这时,一辆车子冲了过来,一声惨叫 好友跑过来一看宁,已倒在血泊中。当打开车门准备把宁送到医院时,才发现这是一辆灵车,而车上的玻璃棺材中躺着个男人,男人的下巴有一颗痣 好友恍然,看看自己的手表,现在的时间是12点整。再探探宁的呼吸,已经停止了。

九十五

在乡下的时候半夜下班回家。在路边看到一个马尾辫的女孩面向墙蹲着在哭,走上前问她为什么哭,是不是有人欺负你了?回答说家里出了车祸。然后让她别太伤心并要送她回家

她说不用了因为你看到她的样子会害怕的你说没关系的快起来我送你回家然后她站了起来转过身面对你你看到的还是一根马尾辫。

九十六

望远镜我总是喜欢在夜晚的时候拿着望远镜环看四周,以经晚上十点了我在楼顶拿着望远镜向路边的一个MM望去,她上身穿着白色T恤,胸前是呢绒可爱的卡通头像再穿着是短裙加高根鞋,哇这身材真棒,我将视角往上移黑黑浓密的头发扎着马尾辨子,真可惜没能看见正脸,我想一定是位美女。此时我毛骨悚然丢掉了望远镜跑到了自己房间全身发抖,从此以后我再也不敢拿望远镜了。

九十七

我不知道自己睡了多久,总之我做了一个很长很长的梦。我记得哪是一个晚上,我跟我男朋友逛完街就回到家跑到房间里,我兴奋的拿着今天的战利品里面有我想要很久的衣服,是一件连衣裙,我非常喜欢,当他原意为我买下这件衣服的时候我觉得他是世界上最好的男人嘻嘻。他拿着洗脚水端到我前面说走了一个晚上了泡泡脚吧,此时我觉得我是最幸福的女人我就这样坐在床上看着晚上的战利品边泡脚,由于我比较懒所以我都会把东西都藏到床底下这可能是我的一种习惯吧。他跑到房间门口时突然停住了用手不停的挥舞着比划着,但是我却听不见他的声音此时我明白了些什么,我奋力的跑了出去只见一个人拿着血淋淋的刀子向我冲来,我的背后突然有股冰凉又钻心的痛,就这样我被梦惊醒了。

九十八

我迈着楼梯走着,突然踩空我全身一颤双脚重重落到了床上,我睁开双眼原来是我太累了,刚躺在床上没几分钟就以经入睡了。这时以经是晚上十点了,因为加班刚回家所以我很疲惫就到床上小睡一会,没想到就这样被惊醒了。我走到洗手间洗完脸就准备去睡了,洗手台上方是有块大大的镜子可以照到上半身,我的左脸嘴边有个小小的黑志,打我出生的时候就有了,我挤出洗面奶,脸扒到洗脸盆里洗漱完之后拿起边上的爽肤水双手拍着干燥的脸夹,看到镜里我右脸嘴边的黑志好像比以前大了一些,我暗自在想以后再变大就惨喽了,我走出洗手间我想着想着全身都起鸡皮疙瘩走出了房间。

九十九

我是一个无神论者,在我租下这间房子之前,发生了一件杀人事件,是一位丈夫杀死了自己的妻子,把她藏到了床底下,但是最后这位丈夫得了精神病住进了医院。住进的第一个晚上我在沉睡中隐约的听到有人敲打着地板,声音越来越清澈带着节奏,咚咚咚,我在心中骂到哪个缺德的人在半夜12点敲打楼顶,这时敲打声没有销停的意思,就这样咚咚咚,咚咚咚,我本想下去找楼下的人还让不让人睡的,但是我想想以经十二点了,就忍忍吧,就这样我伴着这声音熟睡了。第二天找到房东问我楼下的人怎么样在半夜敲打着楼板,房东告诉我楼下根本就没有租出去,当我听到房东的话之后我后悔了,我后悔我为什么还在床上睡。

一百

南天是一个单身的自由作家。早晨按自己的生物钟起床,洗漱、吃早餐;接着在电脑前敲字直到中午十二点;出门,到附近的一家小餐馆吃午餐;回家睡午觉;下午三点起来,玩电脑游戏;晚饭是叫的外卖,吃完后写文章直到十一点半;之后躺在沙发上看电视 电视节目很乏味,他不一会儿就睡着了。

诡异的状况,就发生在他睡着之后。准确地说,是他睡醒之后。

南天迷迷瞪瞪地揉着眼睛,当他看清周围的时候,愣了足足半分钟。

我还在睡梦中?这是他的第一反应。

不对,触感是真实的。南天捏了自己的手臂一把,疼。

他瞠目结舌地环顾着这个狭小而陌生的房间 总共大概只有7、8平方米,斜前方是一扇关着的木门。房间没有窗户,顶上是一盏日光灯。房间里只有一张小床,一座布艺沙发,角落里有一个抽水马桶。除此之外,没有别的任何东西。

南天倏地从那张小床上坐起来,惊愕而紧张地思忖着 这是什么鬼地方?不管怎么看,他都敢百分之百地确定,这不是自己温暖可爱的家。

我之前不是躺在客厅的沙发上看电视吗?南天想了起来,那电视节目真难看,让他不自觉地睡着了 可是,现在这是在哪里?这是怎么回事?

他的思绪混乱不堪,喉咙一阵阵发干。他无法判断自己遇到了什么样的状况。

就在这时,南天听到门外传来一个女人惶恐的声音: 啊!这是什么地方?

还有别人在这里!南天激动地跳下床来,两步跨到门前 感谢上帝,门不是锁着的,一拉就开了。

他跨出门,来到走廊上,一眼就看到了那个一头棕色卷发、面色惊惶的女人,他们俩短暂地对视了几秒,仿佛从对方的眼中看到了自己的样子。

就在这时,南天旁边房间的门也打开了,一个微胖的中年男人以同样诧异不已的表情出现在他们面前。紧接着,走廊上的房门纷纷打开,不止是这一边,还有隔着好几米远的对面走廊也是 每个小房间里,分别走出来一个人。所有人都张着嘴,瞪着眼睛,一副惊愕莫名的神情。

这个时候,南天将所处的环境彻底看清楚了 这是一个几百平方米的大空间,分上下两层,下面是狭长的大厅,摆放着一圈深棕色皮椅。而自己和其他人现在正处在二楼对称的两排走廊上。南天数了一下,两排走廊上各有七个房间,加起来一共14个。没错,每个房间里走出来一个人,一共有14个人。

我们这是在哪里? 一个穿白衬衣的男人茫然地向众人发问。

看格局,这里应该是个监狱。 中年男人眉头紧蹙。

这句话让所有人都大惊失色。每个人都显得紧张不已。对面的一个短发女人叫道: 我是怎么到这里来的?

没有人能回答得出来。每个人的脸上都写着同样的问题。

这时,一个戴帽子的小伙子从一侧的楼梯走了下去,来到一楼中间的大厅,仔细观察着这里的每一个布局。楼上的人面面相觑,也跟着走下楼来,大家都聚集在一楼大厅里。

这里有扇门。 穿白衬衣的男人走到大厅的一道铁门前,用劲拉了拉,摇头道, 锁死了。

戴帽子的小伙子点着大厅中间那围成一圈的棕色皮椅数了一遍,用手托住下巴,说道: 有意思,刚好14把椅子,和我们的人数一样。

一个头发是淡茶色的年轻帅哥双手插在裤包里: 这么说,这些都是早就安排布置好了的。

到底是怎么回事?谁安排的这些? 有人问。

会不会是一个电视节目? 一个高个子男人说, 现在有一些真人秀节目,将不知情的嘉宾带到某处,进行秘密拍摄,最后才告诉嘉宾,这其实只是一个电视节目而已。

不可能。 一个冷冷的声音,来自一个面容同样冷峻的男人。 没有哪家电视台或者制作单位有这么大的胆子,敢在不经得我允许的情况下,把我弄昏,并带到这里来录制什么节目。

这男人说话的口气非同一般,似乎来头不小。所有人都望了过去,南天注视着他的脸,觉得有些面熟,好像曾在哪里见过。

那个微胖的中年男人也说道: 没错,这不可能是那种无聊的电视节目。 他抬手看了一下手表, 现在是4月22号上午9点17分。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你们大家和我一样,已经被非法拘禁12个小时以上了 这绝不可能是一个游戏,完全是不折不扣的犯罪。

看到这中年男人看表,大家才想起时间这个问题。一些没有戴手表的人开始摸自己衣服或裤包里的手机,随即听到他们的惊呼声。 手机不见了!

要是谁把我们抓到这里来,还会留下手机给我们报警或求救,那才是怪事呢。 面容冷峻的男人 哼 了一声。

这么说,我们是被什么人秘密地抓到这里来的? 那个有着一头漂亮卷发的女人捂着嘴骇然道, 那人想把我们这么样?

我看不止是一个 人 吧,可能是一个什么组织。想想看,谁有这么大的本事,把我们十多个人同时一起抓到这里来?而且,全是在我们不知情的情况下。 一个男人瞪着眼睛,难以置信地说。

有没有谁知道,自己是怎么到这里来的? 淡茶色头发的年轻帅哥说。 我是意思是,有人有被绑架或者是胁迫的印象吗?

所有人都沉默不语,然后纷纷摇头。